美周周抱着一只狼

这个博主水平很垃圾 谨慎关注 以免辣眼睛

【张良x白凤】《赌局》

《赌局》

 

 

白凤救下赤练的那日,风有些刺骨,撕扯着他的伤口,想换下衣物,却发现血肉和衣服早已黏合,稍一触碰便是彻骨的寒冷。

 

他想起张良很多年前曾经噙着一抹笑,对他说:“累了就找我。”


白凤的视线落在远处好几秒,才缓缓道:“好。”


张良当时存了几分利用的心思,白凤善侦察,识鸟语,轻功又天下无双,脚程远胜于常人,若与自己亲近,在乱世之中分外珍贵。他和白凤虽同属流沙,但白凤主要听命于卫庄。白凤被卫庄钳制地紧,和卫庄脾气便相似了起来,待人一股似有若无的傲慢。此外,自己算是读书人,白凤学识浅薄,虽自己未曾疏远,但白凤遇着他的时候总是分外沉默。


张良见到白凤的时候,白凤的肩头全部是血,嘴唇失了颜色,张口含含糊糊,吐不出完整的句子,手一触碰便发现额头发烫,浑身都是虚汗。


白凤受伤的时候从来只是避开人,这一次,他收起了那姿态,摇摇欲坠的身体附在张良身上,很快便昏厥了过去。一整根树枝贯穿了他的肩头,之前大量失血的他仍然先处理了赤练的伤口---含着一股对她的厌恶,又带着微妙的不可抗拒的亲昵。 


等他有些意识的时候,浓重的药淌过唇齿,他滑进咽喉。张良的气息混着苦涩的药味钻进鼻腔,陌生的触感惊地他睁开眼。张良察觉到身下之人转醒,松开他,却不起身,用极近的距离看着他,唇沾上些许褐色的药汁,探出舌头舔走,随之薄唇一抿。


寻常白凤定是要避开的,此时他却用着肩膀没有受伤的那肩的手,勾上张良的脖颈,往下一拽,没有血色的唇含着张良的下唇,细细地舔舐,张良爬上床,安抚似地把人抱在怀里。


赤练先前之所以用毒逼迫白凤,是因为白凤是所有人里复韩灭秦意愿最弱的一个,且最为危险。白凤善用赤蝶控制着信息的走向,倘若叛变,或者与人暗中勾结,是最隐秘且致命的。白凤一直得不到所有人的信任,他先前便是姬无夜的手下,杀手视性命为草芥,生性薄凉。墨鸦没有把所有本事教给白凤,一是来不及教完便死去了,二是他怕白凤杀了他。每一个杀手都怕被另一个杀手盯上。他有足够的把握他不会杀了白凤----甚至愿意为他而死,却不知道白凤会不会杀了他---他也不愿意去揣摩这个事情。白凤既没有得到墨鸦所有的信任,又目睹了墨鸦为自己而死。染着血的飞羽漫天飞舞,那天起这个少年就失去了生涩的笑容。


弄玉骗了白凤,故弄玄虚之外含着一个女子挣扎与困苦。白凤听不懂她每一句话,又似乎听懂了些东西。年少的懵懂和无知在别人弦上游曳,他从那天起,听懂了所有鸟语。


卫庄一直压制着白凤,稍有难以管教的地方,便掐着他的脖颈,认错才放开。卫庄护自己人护地紧,但也最粗暴。白凤擅长暗杀和侦察,应付不了卫庄极其凌厉的刀法,多年试了很多次,没有赢过,只得被卫庄压制着。对于赤练,白凤是又佩服又厌恶,他见过娇蛮的红莲,也见过狠辣的赤练,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忠诚于卫庄,甚至到了对自己下毒的地步,实在可恨。


白凤和张良最为疏远,此刻却亲密地好似爱人---美人在侧自然愉快。张良虽不清楚前因后果,但知道白凤也不会给这个机会。沉默虽然没有什么错,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听得别人背地里谈论,男人之间也是可以相爱的,也就觉得有些暧昧,但是转念一想,白凤和自己无论发生什么,白凤都会守口如瓶,也就觉得气氛都流畅极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


白凤立刻显出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阴沉:“我不回去。” 


“卫庄可是要向我要人的。”

 

“呵。”白凤看见张良噙着个笑,望着人心都要化了。

 

“真是不活泼。”张良笑着叹了口气,起身,“我还有事,你再睡会,好好养身体。”正要离去,突然回头加重口气到:“以后无论想做什么,必须完完整整回来。”

 

 

--

 

白凤养伤的时候,张良会和他下棋,准确的说是教他下棋。白凤学的快,且附近有个赌场,和人下棋,赢了就翻倍,张良不在的时候,白凤会去那边下几盘。

 

五官过于秀美,实在是引人注目---很少有人知道流沙白凤长什么样,见过他的人基本已经死了。因此在赌场的时候,白凤也没有遮着自己的脸,化名白若起。秦国白起,号称人屠,白凤便起了这么个名字。

 

白凤其实水平不好,但是很多人想看一笑,争着和他下棋,怕多赢了几场白凤便不愿意再下,于是经常输给他。白凤赢多了也有些膨胀,和张良提起那个赌场的人水平贼差,能打的没几个。张良闻言一愣,旋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小公子今日又来了。”小二谄媚地端上一杯酒。

 

白凤杀了那么多人,别人主动送上来的东西拿敢喝,但看气氛好,假意呷了一口,气定神闲摆好局子。却发现对面位置仍是空的。

 

“呃,小公子,对面的公子说自己脸上有顽疾,不愿意公开露脸,具体的棋路由小的代传。”

 

“行吧。”白凤正要落子,小二又补了一句,“公子还说,这局不赌钱,若是赢了,坐拥白公子一夜。若是输了,白公子提什么条件都可以。”


 

“笑话,我还由得他支配。”白凤瞪着一双眼,台下人看来又是另一种风趣。他拿起酒闻了闻,突然识得是张良,于是缓了口气道:“罢了。有这雅兴,也不能辜负。”


 

“倘若我赢了,定是要打的他破了相。”


 

“慢,公子刚又说了,君子动口不动手,大家都是君子。”


 

“呵。”

 

张良在屏风之后笑出声,就算没亲眼看到也知道白凤此时是什么表情。

 

 

你教了我,我怎么可能赢你。

 

在我想输的时候。

 

 

 

--

 

 

很多年以后,张良攻成自请告退,摒弃人间万事,静居行气,仍就服人间烟火,传闻死前凤声悲鸣三日,不绝于耳。

 

end


滑头鬼x杀生丸】有车慎入/老流氓的胜利/拉郎《crazy in love》

【卫庄白凤】老板总喜欢欺负我怎么办


老板总喜欢欺负我怎么办


问题个人描述:先说一下自己吧,也不是什么985,211毕业,就是普通一本,平常也没什么爱好,就养养鸟,吸吸猫。长相可能算中上吧。能力也还好。


小时候家里欠债多,就住在别人家,那家人的孩子比我大,就叫A吧,A对我很好。但是有次我看到学校校园里一群混混欺负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就上去帮了一下,但是根本打不过,那个A就来帮我,导致重伤。他家里没那么多钱,于是我就去打工攒医药费。


当时其实还有个人,就叫B吧,上来帮着打架,是学校里的一霸,家里有企业的,附近的很多厂子都和他家有资金往来,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是经常被人叫老大。算了不要叫B了,叫老板好了。


此时我就决定跟着他混,但是以前其实我和A和他打过一架(不不不,也不算打架,就是有点摩擦,本来好好说话的,不知道为什么聊起他家的时候他就怒了,然后掐着我的脖子一推,我的胳膊撞到墙上疼了一个月)。后来这次其实他也又掐着我的脖子骂了我几句,说我这么没用还到处惹事,跟着他长点见识。我本来不想说的,结果他看我不吭声就掐更用力了,疼的一笔,于是我就答应了。


进来他公司以后我发现公司一共就没几个人,然后他给我的任务很重,我加班加点都完不成。本来就学校里事情很多,还要给他干活。他就说我这么没用以后混社会要欺负的,我很不高兴他就上来掐我脖子。我想我一个男生虽然不是靠脸吃饭的,但是我还是要面子的啊,我就挣扎,但是越挣扎他就掐越重,后来我就不敢动了。


但是我还是不服,隔三差五就想把他事情搞砸,但是我发现公司里还有一个女的经理好像看上了他。有次老板N天没来上班那个女的就疯了一样叫我去找,我tm咋知道他去哪里了,他不在就没人对我动手动脚我巴不得他不在。谁知道这个女的就很气,就说要裁我。我看平时她也一副有点地位的样子,但是就不想找,我宁愿铲鸟屎都不想找我老板,整天欺负我,不欺负别人就知道欺负我。


吼,结果我找到他了,好像他在查以前转股权的事情,看到我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本来也不想找他,就懒得理,这次就很想走人了,现在问题是我想转公司又怕以前的事情被他说出去不好混,但是我天天在这里也被欺负,我怎么办。我还要攒钱呢。


点赞8K 这故事编的吧,怎么和我看的一个动漫似的


点赞7.5K 寻求一下法律援助


点赞7K AB抢着救你???这真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点赞5k 利益相关:我是那个公司的
        
       匿了匿了
      
       我就说一个事吧,老板其实平常喜欢念念诗,没这么暴躁的,只是可能看你白白净净逗你玩吧。



点赞4K 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能好好谈谈吗


点赞3K 钓鱼贴吗,讲了这么久不鲍照吗

        ---

        靠,我就抖个机灵就这么多赞吗,666
       那就扫描一下这个二维码吧,公众号xxx


点赞 1k  你姓白???


--END
         


【齐海】《是吸血鬼呀》(在被屏边缘试探ing

《是吸血鬼呀》

*海藤瞬吸血鬼人设


--
天台上,海藤瞬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一个试管,掀开盖子,迅速喝了一口,身后传来脚步声,他立刻被呛到,血液沿着嘴角流了出来,不由低低地呜咽了一声。由于太饿他已经出现幻觉了,方才在课上已经差点咬上了前座人的雪白的脖颈。


既然有人靠近,他只得忍住饥饿,重新盖上盖子,齐木瞬间出现在面前带着探寻的眼神,吓得他松了手,试管猝然落地,一地血液散发的血/腥味使得他神/智出常,抓着齐木便朝脖颈咬了上去。


“人类是家畜啊…”那个男人轻蔑的话语又一次重上脑海,瞬勉强地住了口,试图推开齐木,却由于力气过小,反而自己一个踉跄,被齐木反手拽住。


“原来是吸血鬼啊,海藤瞬…同学。”齐木哂笑,这才开学没多久,上课一直听见边上的人内心挣扎着想咬人,中午得了空便上了天台,果然看见一人蹲在墙角,暗搓搓地掏出一管血液。


对待吸血鬼也没啥隐藏自己超能力的必要了,他将地上破碎的玻璃全部重新组装,血液也完好地重新归位,递给瞬,“喝吧。”


海藤瞬张着嘴,一颗小尖牙暴/露在空中,上面唾液和血液混合,有些刺眼,嘴角残留的血衬得脖颈越发纤细。喝了几口后,海藤瞬终于眼神恢复清明,开始意识到眼前的人的存在,开始惊慌起来。


他自被“爸爸”转化以后,极度抗拒喝血,对方便逼着他来学校,学校里的人未成年,血液分外鲜美,饥额时闻着便丧魂失志。


早上他求着“爸爸“,“爸爸”才冷笑一声给他一管鲜血,掐着他的下巴道:“人类只是家畜。”


齐木见他眼神无措,便在他嘴角摩挲了一番便伸进去,搅/弄了一下,把他弄得涎液外溢,而后轻笑道:“咬吧。我没事的。”


海藤瞬对着他的指尖咬了下去,鲜血注/入体/内的时候,感觉一股粘/稠诱人的芬芳扩散开来,这是他第一次触及鲜活的血液,与以往试管中的血液味道不同,这种刚从人/体/内抽/离出来的血,甜腻浓厚,一种攫人呼吸的窒/息感重上脑海,眼神不由迷离起来。


他牙不由往下狠狠一咬,齐木吃痛,抓着他的头发往外拉,海藤瞬松了口,委屈地看着他。眼前这人张着嘴,贪婪地看着他,嘴边血液和唾液混杂,呼吸粗重,好似下一秒就要飞扑上来。


“你轻一点。”齐木松了手,海藤瞬又含/住了他的手指,轻轻/舔shì起来,舔/着伤口,舔地人头皮发/麻。


“我饿…”海藤瞬低下头,就像老/师面前犯错的学/生,低着头讨着原谅。

齐木神出鬼差地伸出一只手,挠了挠他柔/软的头发,海藤瞬抬起头,笑了起来,“我可以每天找你吗?”


哈?有什么好处吗?每天给我一个血窟窿?


好似心虚,海藤瞬又低头舔/了一下伤口,“舔一舔就不疼了。”


怕对方拒绝,复而又补了一句,“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嗯?怎么听起来如此r18?等等,为什么要在他的嘴边打上马/赛/克?


齐木终于点了点头,“别去咬其他人啊。”唉,虽然不想/做什么正义的伙伴,但是没办法就是不能放任不管呢。


“唔,不会的,你的血闻起来最好吃了。”


多谢款待。他心底默默念道,复而又一口咬了上去,醇香的血液把他脑子里剩余的想法全部夺走,眼前的世界也变得不真/实,如坠天堂。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喟叹,低低地呜咽着。后来竟忍不住冲着对方脖颈便咬了下去,全身的重量压了上去,把人扑在地上。


大量失血导致齐木产生了眩晕感,发出了难受的shen吟。对方却难以控/制自己的动作,这是他第一次吸血,忍了很久之后,得到这样的释放,实在是快/感席卷全身,再也无法抑制。他喉/咙发出的吞咽声清晰可闻,身上随着吞咽动作而不断刮蹭着齐木的身/体,手摩挲着齐木的脖颈,无意滑过耳/垂。一番动作之后,齐木脑子弦一崩,开始把人往外推。


吸血鬼性/冷/淡,因此毫无自觉,只觉得是自己吸地太猛,只好松了口,用舌/头开始舔伤口。


够了够了,齐木恨不得把这个麻烦的吸血鬼扔去西伯利亚,这一推真的用了力气,把人推了出去。


海藤瞬极怕对方讨厌自己,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轻点。”


“以后你站着吸,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多余的事情?”海藤瞬不解其意,想了一会好像突然明白了,再次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再也不摸了。”


“…”

“还是已经?”海藤瞬视线往下看。


开什么玩笑!我才没有!齐木瞬间瞬移,离开了平台,留下一只吸血鬼在风中凌/乱。


END